联系我们
  • 电话:010-52420469
  • 传真:010-85741878
  • 国企改革重塑中国经济新格局 数十万亿民资兴趣激发

    分类:高新认证      时间:2016.3.9

        一年前的今天,国企改革顶层方案还待字闺中,大多数国企和国资监管部门领导只能用“正在研究”来描绘和憧憬;鲜有人料到,随后的央企整合会潮水般涌来。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更是将国企改革纳入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版图。

      厚积薄发,衔枚而进,经过充分酝酿和激荡的国资改革,正在不知不觉中,砥砺前行。

      规模高达119万亿元的国有资产,在新的改革征途上,如何迸发新活力、创造新机遇,正是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的众议之题。两会期间,一些改革试点央企负责人、国企高管、国资专家、地方国资监管部门领导等多方人士接受了上证报记者采访,清晰勾勒出了一幅国企改革机遇图。

      “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更好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这一“十三五”国企改革的使命将重塑中国经济新格局。

      国企改革纳入“供给侧改革”版图

      3月5日,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历史性地将国企改革列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用“大力推进、攻坚战”等词汇聚焦2016年的七项任务。其中第一任务,就是推动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结构调整,创新发展一批,重组整合一批,清理退出一批(简称“三个一批”)。

      对此,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国企改革的机会主要体现在“去产能”方面,大型国企尤其央企要更多担责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

      中国建材的实践印证了这一观点。中国建筑(601668,买入)材料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告诉记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要做的是解决很多行业面临的产能过剩问题。中国建材近几年一直在进行联合重组,已并购了上千家工厂,4亿多吨水泥产能,使得行业集中度大幅增加。”

      他坦言,“大规模联合重组加大了集团的财务成本,有些不重组的企业日子反而比我们轻松,但是为了产业转型升级,央企责无旁贷。”

      除了大央企收购小公司,央企巨头之间的合并重组也在加速前行。

      2015年,国务院国资委已推动了12家央企重组整合,使得其监管的央企已由112家减至106家。这其中,五矿中冶、中远中海、招商局和中外运长航等重组都在呼应“供给侧改革”逻辑。

      并购重组已进入活跃期,这也是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的观点。

      在李锦看来,在一定时期内,并购重组将成为国企改革发展的中心枢纽,强强联合、拆分重组、混合参股、关停并转、链条重组等多种方式的并购重组案例将持续涌现。下一步,处于竞争性行业、产品同质化高、国际竞争激烈的央企,最有可能发生集团层面的合并。一些在国际竞争中缺乏优势的产业,也可能通过兼并重组来培育新的核心竞争力。

      具体哪些行业将成为国企兼并重组的重点?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认为,主要是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玻璃、有色、船舶、航运等产能过剩行业。

      除央企外,地方国企的并购重组同样站上“风口”。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认为:“在盘活资产的内生驱动及供给侧改革的外部推动下,地方国企的改革步伐会加大,混改、整体上市也将迎来大动作。”

      今年地方两会的信息显示,上海、江苏、浙江、江西、湖南、福建、广东、山东、河北、河南、吉林、宁夏、新疆等十余省份均部署了2016年地方国企改革工作,提出要加速重组调结构、清退落后产能、推进资产证券化和股权多元化,以及试点投资运营公司模式等。

      在地方国企重组中,记者发现,引入央企“靠强做大”的模式备受青睐。

      据江西省国资委主任陈德勤介绍,在其主导的五大集团战略重组中,三例采用了“靠强做大”的策略:引进央企中电海康集团重组凤凰光学集团,引进北汽集团战略重组昌河汽车,引进北京通航公司重组江西直升机投资公司。

      2月底,国务院国资委率多家央企和中央金融机构南下,与广东省政府签署了广东—央企“十三五”战略合作协议,成为新年央地合作的重要开篇。

      在改革中,国企有了更多的自主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将赋予地方更多国有企业改革自主权”。国务院国资委也在今年初的2016年度会议上,提出了“基层首创精神”,鼓励“相关企业要大胆探索”,要求各地国资委“充分发挥基层首创精神”。

      新老改革试点精耕细作

      在今年全国两会召开之前,国务院国资委披露了“十项改革”试点落实计划,而2014年7月确定的首批“四项改革”试点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这意味着央企层面的市场化改革,进入多点竞发的精耕细作阶段。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国资委原副主任黄淑和表示,当前国企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在体制机制上,要加快出台具有操作性的国企改革配套政策,推进十项改革试点落地,并积极利用资本市场,通过上市、资产证券化等方式来搞活体制机制。

      近日,记者在采访多家新老试点公司董事长时了解到,“董事会授权”可谓目前最具推广面的一个改革项目。

      在资深国资国企改革专家张喜亮研究员眼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实现既定目标的关键是人。如果没合适的人来落实,再好的设计也难变成现实。开展落实企业董事会职权、市场化选聘经营者、职业经理人制度、员工持股等试点工作,实质上都要解决人的问题。

      首批“四项改革”试点企业已经交出了答卷。

      “董事会授权试点企业”新兴际华集团(601718,买入)董事长刘明忠告诉记者:“我们的总经理已经由董事会进行选聘,采取岗移薪变的政策。在用人考核上,凡是利润指标未达70%及格线的企业总经理将一撤到底、从头做起。一年完不成就下来,三年任期满了考评不合格就不再聘用。并且,我们的劳动合同也解决了经理人‘出’的问题,市场选聘来的就要回到市场上去。”

      对于未来业务结构调整,刘明忠告诉上证报记者:“除了铸管、后勤军需品、纺织、装备制造这四大板块,我们还有产权投资运营业务,以后集团层面将作为投资公司,二级公司是运营公司,三级企业是生产经营平台。未来业务板块要有进有退,大的方面不会缩减,但是细分领域要对低效无效资产进行整合,同时产权投资板块专门做新兴产业的投资。”

      同为董事会授权试点的中国节能董事长王小康也表示:“下一步我们仍将在董事会授权改革、决策权、用人权、薪酬管理权等方面继续深化制度建设。”

      当然,最受瞩目的还数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公司试点。继2014年国投和中粮入选“投资公司”试点后,今年“运营公司”试点终于破题,选中诚通集团和国新公司作为该项试点。但是投资与运营公司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外界很难看透。

      “正在加紧制定改革试点方案”的诚通集团董事长马正武在接受上证报记者专访时释疑了其中的区别:虽然二者都跟资本有关,但是投资公司更关注产业战略控制,包括产业发展、产业整合、产业控制等,并且投资公司的产业属性会相对鲜明;运营公司则更关注资本流动,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结构调整。

      实际上,十年前中国诚通就已成为首批“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试点,当时的主要任务是解决困难企业、处置不良资产。“本次成为十项改革中的运营公司试点则要求更高,内容更丰富。”马正武告诉记者。

      根据十项改革试点规划,今年国务院国资委还将选3-5户企业开展投资公司试点;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垄断领域开展混改试点示范,并于上半年确定首批试点企业。

      数十万亿民资兴趣激发

      “我昨天非常激动,喝了一杯红酒。”一民营企业家委员在政协小组讨论时说,“因为看到‘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里说,要鼔励非公资本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这在之前是很难实现的。”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更好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大幅放宽电力、电信、交通、石油、天然气、市政公用等领域市场准入,消除各种隐性壁垒,鼓励民营企业扩大投资、参与国有企业改革。

      李锦也说,“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关于混改的提法颇有新意,即鼓励民企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这点在商业轻工领域早已突破,现在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鼓励民企进入六大行业,而且对市场准入用了“大幅放宽”四个字,提法引人注目。

      “这六大领域如果放开,将引起几十万亿社会资本的兴趣。”他判断。

      张喜亮则认为,国有企业积极稳妥地实施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对于国家经济结构的重塑具有革命性的意义。确保战略安全领域的企业实行国有控股,其他都可以按照市场规律,允许混合所有制改革实现股权多样化,国有资本或控股、或参股、或退出。其中,非国有资本控股是国有资本退出的市场化行为,对于那些需要国有资本退出的国有企业,实施股权结构的改革,一方面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甚至是增值,一方面也有利于保持劳动关系和社会的稳定。(专项资金申报网讯)